平安银行2020年年报业绩发布会:谢永林董事长说到几点:1、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该让我们过好日子了吧;2、拨备覆盖率不准备做到300%以上,200%已经很高了;3、夸了中国人民银行的管理水平,然后聊到不让放利润,一把把表外的非标资产回表。

平安银行报表放利润的事,从管理层的讲话来看,已经是板上钉钉。(间接可以确定招行确实在藏利润,中央领导不让利润)

平安银行年度业绩报告会还讲到一个观点:重塑一份新的资产负债表!其实这背后讲的是,净利润率极低的问题。

我可以这样说,当下的平安银行是过去10年以来资产质量最优的时候。净利润率只有18%。

分析银行财报分析银行的经营,与分析普通企业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无非就是两个方向:收入、成本!收入—成本就是利润。

平安银行极低的利润率,问题在于成本问题,盈利能力仅次于招行/收入端很优秀。成本问题,非信用成本利用金融科技在降,信用成本的问题已经消除(直观反应在极低利润率)。

收入端,平台、金融科技特色,获客能力在提升、盈利能力(净息差有保证);成本端,非信用成本占比稳定下降,信用成本问题已消除。利润端,极低利润率要变,回归行业平均水平。

所以,这就是平安银行谢永林董事长讲到重塑一份新的资产负债表背后的逻辑常识。

战略发展有特色,平安银行大有可为。价格很便宜,而不是大伙看到表面上的动态估值很高,看上去不便宜了。

还在讲平安信用成本问题,压根就没搞懂平安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