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机场是机构认可度非常高的一家明星白马股,公募基金持股37亿元,外资持股209亿元,国内持股最大的基金是张坤的易方达中小盘混合。

上海机场的收入分为两部分:非航空性收入占总收入65.99%;航空性收入占总收入8.4%。

航空性收入主要包含飞机起落费,非航空性收入里的大头是免税商品分成以及餐饮、广告等费用。

好多人说上海机场比白云、深圳这些机场的估值要高很多。

你开啥玩笑呢?先去看营收占比,其他的机场就真的是机场逻辑,上海机场是消费逻辑。

2020年经历疫情,公司全年净利润亏损12.9亿-12.1亿元扣非后的亏损是14.1亿-13.3亿元,4季度亏损有所扩大。

上海机场本质上是卖流量,机场国际旅客都是购买力较强的高质量客户,但因为疫情,国际旅客减少,所以上海机场亏损也是在预期之内的。

上海机场的免税店主要是中免开的,双方约定免税店的收入按照比例分成,并且中免给出了一定的保底。

现在的问题是,疫情期间中免也不怎么赚钱,如果按照过去签约的保底协议,中免要支付40多亿保底费给上海机场,中免摆明了吃大亏。

所以中免和上海机场重新签了一份补充协议,这份协议也是上海机场股价跌停的主要原因。

原先的保底协议是保底销售和实际销售比例提成,哪个数值大上海机场就按照哪个数值来收钱。

2015-19年日上上海支付给上海机场的免税店租金分别为14.6、16.9、25.6、36.8和52.1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从2015的23%提升至2019年的48%。

最新的协议是以流量为基础,设置了保底的条件和不保底的条件,具体为两种情况:

1,当月实际国际客流≤2019年月均实际国际客流×80%

2,当月实际国际客流>2019年月均实际国际客流×80%

如果客流量符合第一条的标准,那就没有保底,收入按照月实际销售提成=人均贡献×月实际国际客流×客流调节系数×面积调节系数。

如果客流量符合第二条标准,”月实收费用”按照”月保底销售提成”收取。

年度保底销售提成与原来的合同金额是一致的,区别是月实际销售提成和月保底提成两者取高的模式在补充协议中没提了。

也就是说,上海机场的客流量达不到标准的话,就没有保底收入,达到了标准按照保底收入来收钱。

等于是一份下不保底,上有封顶的协议。</p

现在海外的疫情还没有得到控制,咱们就假设疫情得到控制,2021年有超过5000万的国际客流,那么按照新协议,就是保底收入45.59亿元来算,低于原先的实际销售额×提成(42.5%)。

这份协议最大的问题是全球疫情防控的预期,如果疫情控制的好,凭上海机场的地理优势,协议重签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疫情的影响,上海机场的净利润亏损,疫情过后在这样的基础上净利润肯定是暴涨的。

最不确定性的因素是疫情,只要疫情得到控制,上海机场就还是那个上海机场。